扫一扫关注我们

疫情下的日子和“月子”

发布日期:2020-04-22  浏览次数:2466

   受新冠疫情影响,家里的小学生延迟开学。好在“停课不停学”,小何同学在家上网课、各种打卡没闲着。“宅”家时光更没有乏味无聊,因为在这个超长寒假里,我们家迎来了一位新成员,她也终于如愿荣升为姐姐。

  我们家二宝名叫“瑾玚”,“玚”字是小何同学翻字典找到的,和她名字里的“瑜”字同为王字旁,单字意思都是“美玉”。“这个字好不好?”当她将此推荐给我和先生时,先前对二宝名字各执想法的我们两个大人眼前一亮,一致称好——因为与“瑾”合在一起,都寓意着“怀有纯洁美好的品德”;且“瑾瑜”“瑾玚”,一看就是一对姐妹的名字,多美啊!

   二宝刚出生的时候,小何同学抚摸妹妹长满乌黑浓密胎发的小脑袋,屏住呼吸亲妹妹肉呼呼、红扑扑的小脸,说她像个“小肉丸子”。那些天小何同学特别兴奋,看到妹妹睁开眼睛、吸吮乳汁,乃至打个哈欠、伸个懒腰,都觉得特别神奇,要大呼小叫惊叹一番,说自己这个“女汉子”的心,就这样被妹妹融化了。

   家里添新成员,为避免小何同学感到被冷落,孕期我便做她思想工作,“肯定更‘偏心’你,毕竟我们都相处10年了!”说接下来一段时间,大人们可能要忙着照顾弱小的二宝,但我们并不会减少对她的爱。我还请她当我的“小助手”,以培养她身为姐姐的责任感。宅家时光里,小何同学每天完成了学习任务,喜欢凑过来逗逗妹妹,轻抚小婴儿的脸,撩撩她的头发。二宝哭闹时,她着急询问妹妹是不是饿了,检查尿不湿是不是该换了?我们每天给二宝洗澡时,请她递上小毛巾,将干净的尿不湿准备好。她还总想抱着妹妹在屋子里走两圈。

  一天下午,我抱二宝在阳台上晒太阳。阳台上几盆小花草的叶子被光照得油亮亮的,楼下几株玉兰树枝头打满了毛茸茸的花苞。小何同学小心翼翼端来半碗荸荠水。“这是什么?”我问。“你喝吧,(荸荠水)对产妇有好处!”她劝道。原来,那天我们办出院手续,她在护士站等,附近有护士与另一位新妈妈说话,于是“偷听”到这个小知识。我上网一搜,看到荸荠水确实有清热利尿等效果。又想到她无意中听到对妈妈有好处的事,一定要找机会付诸行动,心里暖暖的。

  好几次,我抱着小婴儿,眼瞅个头到我鼻梁、手腕差不多要和我一般粗的小何同学,想到她小时候,很小很小、抱在襁褓里的时候,我和她也曾浸在冬日的暖阳里。我们还度过了许多个凌晨四点小城的早晨。那时候她还不能睡整觉,大半夜说哭就哭,你只能睡梦中爬起来,好好哄哄她。眨眼她竟然已经快10周岁了,任务多的时候简直比大人还忙,有时候一顿饭吃得比我还多,发起脾气来像只野兽。 

  这段时间打开朋友圈,看到亲友们的晒娃照,感到幼小的孩子在这种日子显得格外可爱。以前也听朋友吐槽说累说烦,但最近没这种声音了,好多人带孩子“霍霍面粉”,做网红美食,都在说“家里有个小孩,还是很好玩的,日子也没那么无聊了”。

  和小朋友一起在家,时间一天一天很快过去,十年前的往事好像就发生在不久前。有时候时间又被拉得很长,平常的生活场景像慢镜头,使我第一次仔细看到婆婆因常年劳作而朽损的指甲,手心里手背上的沟壑粗糙纵横。有次看到她胳膊肘撑在厨房水槽沿上削荸荠皮,削果皮的声音从那团胖胖的背影后传来,短促而富有节奏,听上去像那果子般水生生的。我还听婆婆讲起她三十多年前初为人母时的往事……纵然2020年的这场疫情造成巨大损失,给我们的生活带来诸多不便,但多年后回想起来,定有一股温情不会缺席。    (六国化工  沐)

分享到: